1994年出生的劉濤,曾經就住在火車西站附近的翠寧雅苑小區。沒失蹤前,他每天都要走過小區後一條百餘米長的泥巴小路,再途經望江西路、貴池路去上班。去年7月底離家後,劉濤至今杳無音信。打那時起,劉濤的母親盧根蘭幾乎每天都要重走這條泥巴路,再騎自行車往返那條上班路線,希望能夠發現愛子的下落。
  愛子離家半年未歸
  劉濤14歲那年輟學後,從老家定遠農村來到合肥。為讓他有個一技之長,母親盧根蘭送他去學廚師,之後劉濤就在老城區三里庵等地方的飯店打工,做飯、送飯“之類的活他都要乾,因為不到年齡,人家老闆也不太敢要,他工作也經常換。”
  母親眼中的劉濤一直是個聽話的孩子,還在農村的時候,我只要做飯,他都“去竈台燒火,很懂事。”鄰居們口中的他同樣老實、不愛惹事。去年四五月份,劉濤辭掉一家飯店服務員的工作,對母親說自己在安醫一附院附近重新找了份搬家公司的工作,“晚上八九點鐘去上班,第二天早上八九點回家休息。”
  盧根蘭向新安晚報、安徽網記者回憶,兒子在他說的搬家公司幹了兩三個月後又辭職了,在去年7月28日或29日晚上離家,說去結工資,臨走時什麼東西也沒帶,走前也沒有異常。他說去拿錢,“ 有兩三千塊,我跟他說‘把工資拿了就回來’,他說‘好’。”盧根蘭說,她怎麼也沒想到,兒子此後杳無音信,至今已有近半年時間了。
  母親有空就去尋找
  盧根蘭的工作是在懷寧路寧溪家園小區擔任治安巡邏員,1月6日,情緒幾近崩潰的她向物業負責人王祥春主任傾訴了此事,王主任得知後建議她到公安機關報案。
  1月7日下午下班後,盧根蘭騎自行車來到三里庵派出所報案,民警查詢發現,近半年來,劉濤的身份證並沒有開房、上網等使用記錄。隨後,民警為盧根蘭做了詢問筆錄,並提取其血樣用於DNA比對。
  而對於兒子杳無音信半年的情況,盧根蘭表示:自己也不知道兒子是凶是吉,“現在只想他早點回來,人家說死了要見個屍啊,現在什麼都沒有,但願他(兒子)沒死,怨老天對我太不公了。”採訪中,盧根蘭痛哭起兒子杳無音信,盧根蘭整日以淚洗面。來每天下班都要重走小區後那條泥巴路,再騎車經過貴池路,望江西路等地,這是兒子曾經上班經過的地方,“只要是人多的地方,我都要湊近些去看看,但都沒有看到過他。”
  記者昨日在盧根蘭家看到,這是套四十多平米的回遷房,佈置很簡陋,一本劉濤喜歡看盧根蘭說,兒子平時的愛好就是上網,經常去網吧,為了這事,母子倆也爭吵過,“也罵過讓他 的漫畫書,就放在雜物間的地上。玻璃缸里的3條金魚還在無憂無慮地游動著,盧根蘭坐在‘滾’,但他從沒有離家超過兩個星期,打他、罵他他都會回來的。” 床邊,想起消失近半年的兒子,眼淚又順著臉頰滾落下來。
  對於兒子自稱上班的搬家公司,名稱和地址、為何白天休息晚上幹活,盧根蘭都沒仔細問過,對此她也很自責。不過劉濤的哥哥劉波向記者證實,那時弟弟每天早上下班回來,穿的確實像是搬家公司的工作服。 劉濤離家當晚,上身穿黃色T恤,下身穿黃色大褲衩,腳上穿一雙旅游鞋。他當時是平 頭,一米七幾的個子,不戴眼鏡。如果有市民知道劉濤的下落,或能提供相關線索,請致電本  由於腰部受到損傷不能幹重活,在愛子“失蹤”的近半年時間內,只要身體允許,盧根蘭 報962000熱線,幫助盧根蘭尋找消失的兒子。 本報記者許佳/文
創作者介紹

出貓

qr66qrcos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